洗白

时间: 2018-10-11    阅读: 1157 次    来源:
作者: 幸福千里

极乐阁 www.shenzhenzhuce.com.cn 请记住本站备用网址:杭州现房,收藏本站链接地址:http://m.zhuge.com/hz/xinfang/

京包里脊,美国加州地震,高朋服装


徐子健出事了,在村支书换届选举这个节骨眼上出了件大事,轰动了整个桃家湾。
村办企业罐头厂,传出了徐子健贪污受贿二十万。二十万呐,对于一辈子伺候桃园的乡亲们,到死也挣不了这个天文数字。人家只是动动嘴皮子,二十万就轻松落入了自己的口袋。
“这还了得,这不是吸食我们血汗钱吗?”
“让他怎么吃进去,再怎么吐出来。”
“当村长指甲盖都这么长,干了村支书那还了得,坚决不能选他。”
一时间,整个桃家湾炸了锅,声讨徐子健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


桃家湾支书办公室里,老支书乔天宝磕巴着眉头看了一眼深陷在沙发里的徐子健。“子健呀,你是怎么搞的?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整出这么大的事来,你让我怎么把支书的位子交到你的手上。”
徐子健一脸的不在乎,冲着乔天宝笑了笑。“表舅,这不是事撵事,赶巧碰上了嘛。”
徐子健的妈和乔天宝是表姊妹,所以徐子健和乔天宝之间带着亲戚关系,当初徐子健能进入到桃家湾领导班子,也是靠了这层关系。乔天宝今年五十五了,原打算退了下来,让徐子健顶上去,可是这关键时刻徐子健掉链子了,弄出这件事来。
虽然徐子健脸上表现出一脸的不在乎,可是徐子健内心清楚得很,这个时候,也只有乔天宝能帮到自己了。
“唉,让我说你什么好,罐头厂那块肥肉,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它,你胆也忒大了吧??雌鹄词俏业拇砦?,悔不该让你分管罐头厂那摊子事。”乔天宝睃了徐子健一眼。
“都说我贪污受贿,谁能拿出证据?”徐子健一边很猖狂地叫嚣着,一边起身拎起身边一个黑色的塑料袋,走到乔天宝的办公桌跟前。“表舅,这是子健孝敬你的。”
“子健,你这是干什么?”透过黑色塑料袋,乔天宝已经显然觉察到里面装的是什么。
“表舅,这五万块钱,算是子健的一点小意思。”徐子健一脸的媚笑,笑得有点恬不知耻。
乔天宝瞅了瞅徐子健,犹豫了一下,还是以最快的速度把塑料袋扔进了自己办公桌的抽屉里。“子健呀!这些年表舅对你也不薄,你母亲当初找到我,让我把你弄进领导班子,表舅是一个不字也没说。”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乔天宝的语气明显比刚才温和了许多。
“是,是,表舅对子健的好,子健没齿难忘。”徐子健点头哈腰,满脸的奉承。
“你小子是够精明的,你是怎么挖到这些钱的?”乔天宝做了二十多年的村支书,在挖钱的这件事上,别看他资历比徐子健深,对徐子健还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个……”徐子健没想到乔天宝问得这么直接。
“你看,跟表舅见外了不是,这里又没有外人,你就痛痛快快地跟表舅直说。”乔天宝拿出了一副长辈的姿态。
“嘿嘿……”徐子健诡异地笑。“其实也没什么,我们桃家湾虽然以种桃为主,可是自己桃园结出来的桃子,根本无法满足罐头厂的加工能力,我也就是在这方面做了点手脚。”
“你小子就不能说得透彻些,怎么让表舅越听越糊涂了呢?”徐子健的欲言又止,让乔天宝如坠云里雾里。
“就是收购桃子的地头压点价,在拿对方一些的返点。”徐子健的声音很低,但乔天宝听得一清二楚。
“估计你不止外面传言的二十万吧。”乔天宝狡黠地看了徐子健一眼。
“天呐,表舅,他们真敢说,我可以对天发誓,我连这个数都没有。”徐子健明白乔天宝的意思,就是嫌这五万块钱太少。所以,乔天宝的话刚落音,他便信誓旦旦竖起了一个指头。“表舅,要是超过这个这个数,我就天打五雷轰。”
“看看,看看,谁让你赌咒发誓了,我们什么关系。”见徐子健赌咒发誓,乔天宝立刻换了一副嘴脸。
“表舅,五天后这选举马上就要开始了,你就帮帮子健一把。”徐子健趁机连忙央求乔天宝。
“子健,本来我也有这个心思,我这一退下来,然后在力推你上去,可是……”乔天宝一脸的无奈。“这节骨眼上出了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帮你?”
“表舅,这件事也不是没有办法,还是有挽救的余地,就不知道表舅肯不肯帮我?”徐子健把目光投向了乔天宝。
“嗨,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跟表舅还卖关子,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乔天宝倒挺痛快。
“表舅,你看呐,我们桃家湾四个产桃区,关键话语权在谁手里?”徐子健试探性地问。
“你这不是废话嘛,当然在这四个产桃区的片长手里。”乔天宝有些不耐烦。
“这就好办了,虽然外面传言我贪污受贿,可是没有一个人可以拿出我贪污受贿的证据,你就趁这个档口成立一个协查小组,成员就让这四个产桃区的片长担任,让他们参与进来查我的帐,等他们查不出什么问题的时候,对外再一公开,关于我的谣言也就不攻自破。”
乔天宝终于明白了徐子健的意图,指了指徐子健。“子健呀,都说长江前浪不如后浪,这话说来真的不假,看起来你表舅我真的老了。就你这头脑准能做一番大事来。行了,这件事表舅一定帮你。”
舅甥二人一拍即合,谋划着把这件事力争做得天衣无缝。
徐子健走出了乔天宝的办公室,就在关门的那一刻,看见乔天宝不放心地从抽屉里取出那个黑色的塑料袋。徐子健哼了一声。“老家伙,想玩我,你还嫩点。”



联合协查小组成立了,组员就是四个产桃区的四个片长。
既然是查账,当然是要从桃子的采购地查起。徐子健全程配合,专门租了一辆商务车,带上四个片长向目的地出发。到了山东平邑县,找到产桃的基地,一位桃园基地姓朱的老板接见了他们,四个片长提起这件事,朱老板矢口否认,并且迅速地拿出了账本,账目做得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
朱老板很热情,中午盛情地招待了他们一行。
吃过饭,由朱老板开着奔驰车打头,一路向泰安出发,说是带他们去泰山上看日出。
游完了泰山,一行人又驱车去了微山湖,在湖边一艘船上湖鲜酒家旁边停下了车,几个人上了湖鲜酒家的大船。刚坐定,一桌子湖里的美味便端了上桌。
朱老板眯着双眼介绍。“微山湖的银鱼炒蛋,微山湖的清蒸螃蟹,微山湖的红烧鲤鱼,微山湖的大虾,微山湖的野鸭……”
看着满桌的湖鲜,四个片长直了眼,几时曾享受过这样的待遇,这两天下来,过的整个就是一个皇帝过的日子,到现在还晕乎乎的没有缓过劲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徐子健瞅了瞅四个片长。“老赵,这次村上乡亲们谣传我贪污受贿的这股风,不知道是从哪里放出来的?你们四个人这次彻查,你们现在还信吗?”老赵是桃家湾第一产桃区的片长。
“怎么信,不知道这都是谁在那里瞎咧咧,简直就是空穴来风。”老赵嘴里咀嚼着微山湖的大虾,把嘴里的虾皮吐了出来。“是不是老钱?”老赵斜着眼看了一眼坐在身旁的老钱。老钱人憨厚,是桃家湾第二产桃区的片长。
“鬼才相信呢,就是造谣中伤,闲着没事干,撑的。”老钱咧了咧厚厚的嘴唇笑了一下。
“是呀!这一趟出来,回去我一定让他们都给我把嘴统统闭上。”老孙人精明,老孙是桃家湾第三产桃区的片长。其实他早已知道此次徐子健的意图,平常他跟徐子健的关系也不错,要是徐子健做了村支书,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唉——我是被这次头整大了,想想为村里做了这么多年的贡献,结果呢……?不说了,说出来都是眼泪。来,老李,吃螃蟹。老李,我告诉你,蟹黄就酒,越喝越有。老李,我们哥俩整一个。”徐子健叹了一口气,殷勤地招呼老李喝酒。
这四个人中间,老李最阴险,不仅阴险而且有些狡猾,虽然话不多,但是在乡亲们眼中说话有分量,而且说一句算一句。如果把他的嘴封上了,基本上此行目的也就达到了。
“徐村长,其实帐查不查就那样。”老李看了一眼徐子健,把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八盗艘话肓袅艘话?,让徐子健一时拿捏不准,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徐子健脑袋飞速地运转起来,想从老李的话里找出可以一击即中的漏洞。
“老哥,你比我年长几岁,我徐子健一直很尊重你,你这话里话外的,我猜不透呀?”徐子健试探地问。
“徐村长,现在高科技什么不能克隆,何况我们中国是世界上克隆的鼻祖,别说一个小小的账本了,想叫它有它就有,想叫它无它就无。”老李仍然一副模拟两可的话,说得深不可测,让人见不到底。老李的狡猾,徐子健已经不是一次两次领教了。
“老哥越来越幽默了,说得我都糊涂了。”徐子健故意打了哈哈。
“糊涂好呀,活得太明白的人,自然烦心事就多。”老李知道徐子健揣着明白装糊涂,也顺着他的话不露声色的感叹,一点也不着痕迹。“就像我那舅爷子,人够精明吧,在罐头厂做了这么多年,还不是一个小小的车间主任,上次跟我在一起喝酒,他说活得憋屈。”
老李就是老李,总是漫天废话,让听话的人云里雾里地追,追到最后终于露出了狐狸的尾巴,而且让人觉得无可厚非,说不出他个四五六来。
徐子健吁了一口气,老李总算说出了心中的诉求,有诉求事情就好办。同时徐子健在心里也暗暗地骂了自己。老李阴险狡猾他知道,老李怕老婆可是在桃家湾出了名的,这他也知道,他舅爷子在罐头厂上班他也知道,他怎么就没想到这一茬呢。
“老李,按照你舅爷的能力,那是没得说,这次我回去,就荣升他做副厂。”徐子健信誓旦旦。
“那我先替我舅爷子先谢谢徐村长,我敬你一杯,先干为敬。”老李转弯掉舵真快,一杯酒像变戏法一样,仰着脖子就下去了,然后举着空空的酒杯,笑意盈然地看着徐子健。
“喝,这杯必须喝,但是喝是有讲究的,这杯不是你敬我,是我的赔罪酒,让你舅爷子这样有能力的人仍然还在中层位置上,我有失察之职。”徐子健的话说得十分圆滑,不动声色地化解了眼前的?;?。
老李解决了,剩下的三个人都不是问题。
“老赵,你去年跟我说,你老丈人想到罐头厂看大门,还有老钱老姑低保的事,老孙二舅妈想去罐头厂做工人的事,今天在这里都给你们办了。这也怨我,我平时也就瞎忙,没有把你们交代的事办好,这一杯我敬你们。”徐子健眼圈泛红,又是一昂脖子把酒喝下了肚。
大家好像受到了感染,四个人齐声说。“谢谢徐村长。”
“谢谢啥呀!来,吃螃蟹,吃螃蟹。”徐子健连连招呼大家吃螃蟹。
“不对,现在叫徐村长,过了今天,明天就不能叫徐村长了,应该叫徐书记。”一定是徐子健允诺让老李舅爷子做副厂长起了作用,老李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对,对,明天就是换届选举的日子了,今晚无论如何都要赶回去,不能耽搁徐书记走马上任。”老赵、老孙、老钱也连忙附和着说。
听了老李的话,徐子健心中的一块石头落地了。
“朱老板,这四个片长都爱吃螃蟹,你给他们每人准备十斤螃蟹,让他们带回去,让他们家人也尝一尝这微山湖里的螃蟹。”徐子健冲着朱老板嚷嚷。
“好嘞!没问题。”朱老板愉快地答应了下来。


回到家的第二天,就是桃家湾的换届选举。
被选举的对象有两个人,一个是徐子健,另一个是分管桃园种植的周村长。在选举之前,两个候选人开始自己的竞选演讲。周村长热情洋溢的演讲稿深入民心,选举的会场上一度掌声四起。
轮到徐子健上场了,会场的掌声零零落落,徐子健刚要开始,就听见会场下有人嚷嚷。
“我们不要一个贪污受贿的人做我们的村支书。”
“对,滚下台去,把我们的血汗钱吐出来再说。”
台下一片混乱,乔天宝惊慌失措地看了看台下,不知如何安抚下面躁动的选民。徐子健站在台上,也略略显得有些尴尬。
正在这时,一个留着短寸的男人大步走上了台。从徐子健手中抢过了话筒,对着台下大声地说。“对不起乡亲们,我是一个局外人,但是,看到今天这个局面,让我很惊讶,你们就这么对待一个为你们谋福利的好干部吗?”
“你谁呀?轮到你在这里嘚啵?”台下有人大声嚷。
来人不疾不徐,扫了一眼整个会场。“我是山东平邑县人,我姓朱,经营了几千亩的桃园基地,你们罐头厂加工的桃子就是由我们基地供应的。我听说你们现在查徐村长的帐,我今天来就是想做一个见证。”
“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串通好了的?”看起来,台下今天一点也不太平。
“笑话,我会无聊到这种地步吗?不远千里跑到这里,就为了和徐村长串通好?我是看不过眼你们这样对待一个好干部。你们知道吗?今年徐村长为了赶上我们桃园的采摘期,五天五夜吃睡在我们桃园基地,眼巴巴地看着我们把一筐筐桃子搬上车才肯离去。你们说这样的好干部我们凭什么冤枉他,这样的行为未免太让人唇冷齿寒了吧!以后谁还敢真心真意地为乡亲们做事。”朱老板似乎很煽情,煽着煽着先把自己眼泪煽了下来。别看,这招声泪俱下真好使,还真的一下子把乱哄哄的竞选会场镇住了。
朱老板抹了一把眼泪。“你们还派四个片长去查账,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要是你们还不相信,你就问一问四个去查账的片长,看看他们怎么说?”朱老板不失时机地把话题抛给一直没有说话的片长,他们也该出场了,不然真白瞎了他和徐子健酝酿好几日的功夫。
“这个我可以证明。”坐在东南角的桃家湾第四产桃区的片长老李站了起来。“我们确实误会徐村长了,我们四个人去查账,账目清清白白,确实没有问题。而且,我们徐村长就桃子的质量,一直跟这位朱老板交涉,希望来年一定要给我们罐头厂提供优质的桃子。徐村长是真心为我们办实事的好带头人,我们为什么不选他呢?”
“我也可以证明。”老赵、老钱、老孙陆续地站了起来,有四个片长作证,还有什么可以不信的呢。
“对不起??!徐村长,我们误会你了,听信了谣言。”选举会场呼声此起彼伏,有的人眼睛里竟然有泪花涌动。对于这样的好干部,不选他还能选谁呢?


徐子健如愿以偿地坐上了桃家湾的村支书。而且是当场宣布,全村八千三十百五十六张选片,竟然是全票通过,创造了桃家湾的选举奇迹。
送走朱老板的当天晚上,徐子健握着朱老板的手。“朱老板,啥话都不说了,我答应你的,明年一定兑现,明年桃子的收购价上浮六毛钱一斤。”
“徐书记,瞧你说的,我不相信你还能相信谁,合作愉快!”朱老板伸出了右手,徐子健赶紧迎合了上去。“合作愉快。”握完手,朱老板打开奔驰轿车坐了进去,启动马达绝尘而去,看着汽车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徐子健敞亮地说了一句。“这哥们,真够义气。”
在徐子健就任村支书的第五天,一辆警车拉着刺耳的警笛声驶进了桃家湾村支部的大院,从警察上走下来四个威严的警察,直接走进徐子健的办公室,对着徐子健问了一声。“请问你叫徐子健吗?”
徐子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茫然地点了点头。“是呀。”
“我们是纪检委的法警,你涉嫌一桩贪污受贿案,想请你回去协助我们调查一下,这是你的逮捕证。”说完,法警把逮捕证在徐子健面前亮了一下。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徐子健惊恐地望着法警。
“没有搞错,你儿子徐晓宽在外面跟人家炫富,说他们家有的是钱,光他老爸一次收人家返点就是十几万。后来有知情人已经向我们纪检委举报,经过我们去银行取证查实,徐子健的银行账户目前有二十多万不明收入。”
徐子健愣在那里,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自己败家的儿子,这么在外面一嘚啵,就把他给嘚啵进去了。
第二天,警车直接开到已经退下来的老支书乔天宝家里,黄亮亮的手铐拷在乔天宝腕上的时候,乔天宝忍不住仰天长叹。“子健,你这个兔崽子,你让我晚节不保??!我做支书清清白白二十多年,老了,老了,还让你给拖下了水。”
警车呼啸而来,然后呼啸而去。村头,留下桃家湾乡亲们惊愕的表情,到现在他们还糊涂着,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编者按】这篇小说,生动的叙述,厚重的内涵,深刻反映了农村基层干部贪污腐败问题,再现了反腐倡廉剧烈的斗争。小说主要情节是,村书记换届改选前夕,主要候选人的村长徐子健被举报贪污受贿二十万,徐子健与即将退下来,也是自己表舅的原书记乔天宝互相勾结,为了洗白被举报的问题,采取了许多动作。选举的结果,徐子健当了村书记,出人意料的是,上级纪检委已经查实了徐子健的问题,及时进行了处理,将两人逮捕法办。小说的结尾出人意料,但也是必然,符合当前加强反腐倡廉的形势。精彩的小说,感谢发文分享,推荐阅读共赏!【编辑:秋觅】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香港福臣代孕 | 代孕公司哪家正规 | 找人代孕一般要多少钱 | 嘉兴代孕 | 北京代孕 | 上海助孕包生男孩 |
  • 三亚西岛耕读者民宿:一座岛 一本书 一张床 一段路_泷泽萝拉第四部
  • Chinese PLA medical contingent helps with relief work after dam collapses in Laos_金卡达夏
  • 中国加博会十年达成商贸项目超8万个_安全经验分享2017
  • “数字”跑出加速度 办事省心又省力——福州市推进国务院“互联网+政务服务”综合改革试点工作纪实_唯一的近义词
  • 《波西米亚狂想曲》有哪些是偏离现实的狂想?“皇后乐队”解散过吗?_源氏物语txt
  • “中英经济贸易论坛”伦敦举办 聚焦中英商业合作新契机_朴诗研
  • 《防务新观察》 20190105 抓间谍 发导弹 俄向美祭出新年“炸药包”_葫芦岛违章查询
  • 2月福建16人被终生禁驾_康有为简介
  • 常德:企业用诚信纳税擦亮A级“名片”_面首三千
  • 人民日报:遏制违法中医药广告要形成合力_麦芽地
  • 把握好主题多义与语言歧义间的矛盾_暖色疯子三三书包网
  • 美国年轻人心理健康状况恶化 文化潮流或是诱因_魔鬼芯片
  • 恩施重奖举报非法猎杀野生动物行为 最高奖1万元_返回的反义词
  • 美媒炒作“打赢中俄非常困难” 鼓噪生产更多F-35战机_xianxue
  • 国务院安委会:严格侦办查处以袭击殴打驾驶员等方式干扰安全驾驶的犯罪行为_y471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