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点开房:我的伯母娘

时间: 2018-10-11    阅读: 224 次    来源:
作者: 梦幻成真

极乐阁 www.shenzhenzhuce.com.cn 请记住本站备用网址:外围女,收藏本站链接地址:http://www.inh666.com

电影冷水浴,好纳思,日本漫画书

 
三十六年过去了,伯母娘那慈祥的笑容,那憨厚的温暖,时常浮现眼帘,那临终的话语,时常萦绕在我的耳畔,让我幸福,让我温暖,让我泪流满面……
题记

爷爷膝下有四个儿女,两个女儿,两个儿子,伯父是老大,比父亲大十多岁。弟兄两个一直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一直到解放后才分开家,住在一个大院儿,中间隔一道半截墙。
在我们家乡,管伯母叫娘,大娘,二娘,三娘……
我的伯母娘叫刘玉英,是个旧时代的小脚儿妇女,生长在穷人家庭,没有上过学,因小时候生过一场大病,落下了后遗症,两耳失聪,实聋踏天,手脚还有点不太利索。
常言说一聋三分傻,伯母娘不仅听不到别人说话,自己说话也是慢慢腾腾,喃喃的样子,也因此轻易不说一句话,不管见谁都是憨憨一笑了之,常被村上人说成是二杆子(傻)。
我记的事儿的时候,伯母已经是个五十多岁的老人,瘦小的身材,蹒跚着两只三寸金莲,白皙消瘦的瓜子型的脸上,被岁月刻满了纵横的皱纹儿,两只杏眼有点深陷,但依然深邃明亮,眼神儿里闪烁着憨厚慈祥的光芒,樱桃小口儿的牙齿全部掉落。
伯母娘虽然手脚儿有点拙笨,但所有的针线活儿路儿还是通达的,只是有点粗糙,也有点慢。伯母还特别喜欢干净,常常把黑兰色的土布带襟儿大褂儿和宽宽松松的大裆裤儿,用棒槌捶在捶布石上,不紧不慢捶的板板正正,穿到身上不倒褶儿。把已经不太多的花白头发,梳理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后边挽个小爬角儿(发结),横着别一个麻花儿银簪。虽然上了年岁,依然看的出,伯母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有姿色姑娘。
伯母娘膝下有三个儿子,一个闺女,也就是我的三个哥哥和姐姐,我的大哥在外工作,二哥成家分门儿另住,三哥在部队当兵,姐姐已早出家。剩下伯父和伯母娘守在家中。
伯母娘和母亲情同姐妹,几十年没有过言差语错,伯父和伯母娘对我们家小姊妹三个就像亲孩子一样,处处呵护着我们,关心照顾着我们。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农民们生活普遍都很苦寒,加上又吃食堂饭,人们都没有了生活的自主权,每个人分饭都有限量,伯母娘的饭量大,分的东西本来就不够吃,可总担心我们家小孩子多,分饭又少,孩子们都正在成长时期,伯父和伯母娘尽量从口中省下来点儿馍饭,分给我们小姊妹三个吃。把哥哥们寄回的粮票,也送给我们。

 

后来农村实行了四集体,把每个家庭拆的七零八落,青年人组成青年突击队,住在一个大村子,壮年劳动力住在一个大村子,七八十岁的老头儿老太太们住在一个村子,算是“敬老院”,六岁以下的孩子们在一个村子,算是“幼儿园儿”,有专人照管。大一点和上学的孩子们,老太太,妇女们分别住在几个小村子里,吃粮食由大队统一调配。
这样以来,我爷爷住进了“敬老院”,伯父,父亲住进了壮劳动力的大村子,哥哥住在大队部,两个弟弟住进了“幼儿园”,我就随着伯母娘,母亲和嫂子住进了我们临近的小村子里。
我们住进那个小村子以后,母亲被分在食堂里当了炊事员,嫂子升官当上了妇女队长,在那个小村上,老天爷老大,她老二,整天板着个倭瓜脸吆五喝六,仗势欺人,那些来自各村的妇女老人们都是敢怒而不敢言。
社员们干活由大队统一安排,嫂子经常带着妇女和老太太们到几里外的各个村上协作。放暑假的时候,孩子们也不能在家闲着,也跟着妇女们一起去协作。
那个时候农村还没有用电,也没有礳面的机器,大队派各村的老年妇女轮流给男劳力村的人们磨面干杂活儿,每次协作都派伯母去磨面。年轻的妇女们到黄豆或绿豆地里锄地,我们这些十来岁的小孩们,钻进齐腰深的玉米地里薅草。炎炎夏日,骄阳似火,把一张张小脸儿晒的象大红布,稚嫩的小手儿手上都磨出了水泡,小胳膊上被玉米叶子拉了一条条的血印儿,被汗水一侵,滋啦啦的疼,稍一落后,被嫂子非打即骂。
到了中午时分,各自村上的男炊事员,挑着挑子去送饭,每个大人是两个馒头,小孩子一个半馒头,每人一盘儿小菜儿。因为嫂子是妇女队长,每当饭送到,嫂子不去领饭没人敢先去,每次她都把我的饭领走,然后掰一个小馍头儿,瞪着她的三角眼,恶狠狠的扔给我说:“给!死妮蛋子,这就不少你啥儿!”

 

我的伯母娘总在人群儿里悄悄地注视着,趁嫂子不注意的时候,把我拉到磨屋,喃喃地说:“这个女人真可恶,俺又没惹你,干一晌活儿了,凭啥不叫俺孩子吃饭,非得把俺饿死你才高兴!”
伯母娘一边说着,一边擦着眼泪,把她的馍菜分给我吃。
在那些贫穷的年代,农村普遍经济落后,物质匮乏,农民生活衣食不保,能上起学的孩子很少,在传统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影响下,多数女孩子都没有上学的机会。
我们家也和大多数家庭一样,母亲是个普普通通的家庭妇女,虽然没有文化,却有着自己的远见,对什么事情有着客观和超前意识,深深感觉到自己没文化的难处,下定决心,无论生活如何困难,也要让孩子们上学读书,希望孩子们将来能到大城市去见世面,去工作,去生活,不再象自己一样一辈子在农村吃苦受累。
有了美好的目标,母亲勤勤恳恳,辛苦劳作,精打细算的打理着家庭,经常起五更打黄昏做些鞋子,织些土布,拿到集市上卖,再养些小猪,小鸡小鸭,这样可以供一家人吃油盐酱醋,孩子上学和日??挥米鎏嗟哪?。
在嫂子的重重阻力下,母亲忍气吞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依然怀揣着美好的梦想,历尽了艰辛供着我和弟弟们读书。
命运总是无情的捉弄人,正当我为考高中做准备的时候,一场浩劫,文化大革命风暴席卷全国,学校???,无期限的放假,我的学业被搁浅,母亲的希望彻底破灭。
接踵而来的是,由于母亲长时间承受巨大的生活压力,嫂子一天到晚的无事生非,谩骂侮辱,终于不能承受的生命之重,把母亲压跨了。
一九六七年的春天,母亲查出了食道癌,这结果让全家人始料未及,一向坚强的母亲万念俱灰,深知自己的时日不多了,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的女儿什么针线活儿都不会做,怀着忡忡忧心,忍着病痛的折磨,开始手把手的教女儿学做针线。
母亲走后的日子,伯母娘就象亲娘一样,更加的关心照顾着我们,我们小姐弟三个没事儿的时候,总喜欢依偎在伯母娘的身旁,虽然伯母娘从不曾表达过安慰和亲昵的话语,但那慈祥的眼神,无声的爱意,那无奈的泪水,时常抚慰着我们三个受伤的心灵,给我们慈母般的温暖和幸福。
伯母娘虽然听不到别人说话,但能通过别人表情和口型,感受温情冷暖,她的那双眼睛,总在角落里盯着我,每逢看到我被嫂子虐待,辱骂的时候,伯母既心疼又无奈,悄悄地流泪,背着嫂子,把我拉到她家里,给我做饭吃,陪着我一起伤心,长长的叹息声伴随着泪水的流淌!

 

在母亲去世的第二年冬天,伯父也因病去世,伯母开始过着孤苦艰辛的生活,在生活条件不宽裕的情况下,依然尽心的照顾着我们。
虽然母亲在病重期间,教会了我纺花织布,和做针线,但只是懂得套路,一切还不那么熟练和精巧,特别是安布,前期工作,不是一个人能做下来的,经线,挂线,走缯,掏头儿,引线,必须是两个人才能完成。
母亲走后,我安布的时候,街坊邻居,婶子大娘,姐姐嫂子们都很热心地帮助我,这让本就就嫉妒心特强的嫂子,更加的肆无忌惮,谁来帮我她就板着驴脸指桑骂槐,不把别人骂走誓不罢休,以至于后来没有人敢来我们家帮我,只有我的伯母娘,总在不远不近的地方看着我,每到我需要帮忙的时候,伯母娘就蹒跚着小脚儿来帮助我,经线,挂线,走缯,掏头儿,引线。
虽然伯母娘听不见嫂子的谩骂,但从她的脸色和行动能够看出嫂子是在骂她,然而她却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任凭嫂子的眼珠子蹦出来,伯母娘只管装傻,低着头一句话不说,一个劲儿的干活儿。
伯母娘为了我们受尽了屈辱,为我们操碎了心,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着我们,数不清多少次伯母娘为我伤心欲绝,长泪湿衫。在伯母娘的照顾下,我们渐渐长大。
善良的伯母娘在上世纪的一九八一年的寒衣节那天走于肺癌,终年八十一岁。三十六年过去了,伯母娘那慈祥的面容,随我哭,随我笑,那温馨的一幕幕,像电影一样,时?;啬晃业难哿?。伯母娘临终之前,紧紧的握着我的手,泪眼婆娑,用微弱嘶哑的声音,喃喃自语:“我的心尖儿回来了,我可以闭上眼了!”
伯母娘那深似海恩情,常?;叵煸诙系那浊谢坝?,让我幸福,让我温暖,让我泪流满面……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伯母娘,祝愿伯母娘天堂吉祥安康!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 13名股东间关系被问询 武昌鱼股权格局生变数 2019-11-21
  • “葛宇路”路牌被拆 街道负责人:将追责当事人 2019-11-20
  • 齐布娃盼能入围年终总决赛 欣喜可坐高铁去中网 2019-11-20
  • 多地高校女生陷裸贷风波!月息20%,还不上钱就发裸照 2019-11-20
  • 史上最拼中介:买500多万劳斯莱斯接送客户看房 2019-11-19
  • 宁夏中卫市发生2.9级地震 震源深度6千米 2019-11-19
  • “共享休息舱”半小时10元 投入1周陷“被查风波” 2019-11-19
  • 北京高院副院长谈电信诈骗:建议司法部门公布咨询电话 2019-11-18
  • 公司未取得安全许可仍办大型演唱会 被罚款20万 2019-11-18
  • 餐馆老板用罂粟壳熬汤售卖获刑八个月 2019-11-18
  • 围棋之乡联赛后毛睿龙谈心得:两次暂停留给中盘 2019-11-18
  • 皇马主力只手送自己进鬼门关 支持他=只有14%! 2019-11-17
  • 文化部将随机抽查200家网络游戏运营单位 2019-11-17
  • 无人机和电动车的超概念结合:可以在墙壁上随意行驶 2019-11-17
  • 离异家庭少年到处流浪 父亲称他想干嘛就干嘛 2019-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