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se9se:板桥与“八怪”

时间: 2018-10-03    阅读: 699 次    来源:
作者: 唐锦禄

极乐阁 www.shenzhenzhuce.com.cn 请记住本站备用网址:吉三代,收藏本站链接地址:http://www.yidianzixun.com/article/0K3CNrSl

小屁屁,袁鸣老公,造梦西游3boss易爆点

郑板桥,名燮,字克柔,系扬州〞八怪〞之一,楚水兴化人氏。

郑板桥六十岁罢官,七十三岁病故,这中间十三年在扬州结识了许多诗、书、画的朋友。两淮盐运使卢见曾,号雅雨山人,能诗善画,颇有才干。板桥在《送都转运使卢公》诗中称他〞一从吏议三年谪,得赋淮南百首诗。〞〞两世君家有清德,即今风雅继先民。〞十多年前,板桥与卢见曾关系就很好,曾多次写诗寄赠。卢见曾亦慕板桥才华德行,十分尊重板桥。一七五七年,卢见曾再度出任两淮盐运使,他盼望能见到板桥,在路上就寄诗给板桥:

一代清华盛事饶,

冶春高宴各方镳。

风流暂显烟花在,

又见诗人郑板桥。

 

卢见曾一到扬州,立即发起〞虹桥修禊〞的活动,邀请扬州的名流参加,郑板桥、金冬心、高翔、袁枚等都是他的座上客。卢见曾自已也和板桥等做诗唱和,最后唱和诗编成三百余卷。

郑板桥与袁枚关系甚好。板桥在任上,忽闻袁枚逝世的传言,虽板桥尚未与袁枚见过面,但神交已久,顿时大恸失声,几乎昏厥过去。后来两人在扬州聚首,关系更亲密,板桥曾赠袁枚一联:

室藏美妇邻君艳,

君有奇才我不贫。

 

袁枚也写诗赠板桥:

郑虔三绝闻名久,

相见刊江意倍欢;

遇晚共怜双鬓短,

才难不觉九州宽;

红桥酒影风灯乱,

山左官声竹马寒;

底事误传坡老死,

费君老泪竟虚弹。

 

板桥与边寿民、程锦庄、杭世骏、江宾谷、江禹九等来往亦很密切。

在扬州来往最多、关系最深的要算汪士慎、黄慎、金农、高翔、李方膺、李鱓、罗聘等七人了。这七人与郑板桥合在一起,被世人称为〞扬州八怪〞。

扬州八怪,扬州八家,是清代著名的扬州画派中的主流,他们除罗聘生卒年略迟外,几乎是同时代的人。他们历经康熙、雍正、乾隆三朝。他们八人,除高翔、罗聘祖籍扬州,李鱓、郑板桥是靠近扬州的兴化人之外,都不是扬州人,只不过是陆续汇集扬州罢了。

扬州八怪是同时代人,五个是布衣,三个是地方小官,所处的经济、政治地位相似,对时政与社会的某些看法与情绪也十分相近,都能诗精书善画,思想与艺术风格互相影响互相渗透,于是就形成了不同于古人,有异于世俗,而别具一格的思想风貌和艺术风格。当时就被人推崇重视,这从人们称他们为〞扬州八怪〞便万得到佐证。这〞怪〞字实际上是人们对他们的敬称昵称,既称赞他们的为人风格与情操,也称颂他们的艺术造诣。就象人们赞赏唐代著名书法家张旭和与怀素的草书,而称之为〞张癫素狂〞一样。

板桥与李鱓是同乡、紧邻,板桥从潍县回家后曾与他朝夕相处,后来又一起来到扬州居住。板桥对李鱓非常尊重,称他〞花卉翎羽虫兽皆妙绝,尤工竹兰。〞板桥自已的兰竹功夫也深,且另辟蹊径,绝不比李鱓逊色,但还是经常向李鱓请教,可见板桥的态度是非常谦虚的。

板桥与李鱓写了许多相应和的诗词,板桥的《冬夜喜复堂至》叙写了两人水乳交融的情意:

我夜凝寒酒一巵,

灯前重与说相思。

可怜薄醉微吟后,

已是沉沉漏尽时。

 

板桥与高翔也很相契,两人常常合作,高翔作画,板桥题跋,如《题高西唐山水画》:

幽岩雨过静箖箊,

傍水沿篱结草庐。

何日买山如画里,

临风消受一床书。

 

金农是渐江仁和(钱塘)人,嗜金石,精鉴赏,工诗、书、画、印,乾隆元年荐举博学鸿词,金农力辞不就,因此人称他〞百年大布衣,三朝老名士,疏髯雪萧萧,生气长不死。〞板桥与金龙十分敬佩,称其艺术是:

乱发团成字,深山凿出诗,

不须论骨髓,谁得学其皮!

 

板桥未去范县赴任之前,与金龙好象水鸥与鹭鸶,形影不离,亲密无间。板桥在潍县任上时,有一回听人传说金龙病死了,感到十分悲伤,随即设灵位,披麻戴孝痛哭淋漓。后来,金龙的邻居因事到山东,带口信向板桥说明金龙生了重病但未死,板桥转悲为喜,立即从千里之外写信向金龙问好。金龙听到这事也极为感动,写诗报谢,还自画了一幅像寄给他,感谢板桥对他的关怀。

板桥与〞八怪〞中的另外四人亦堪称友情诚笃,时时学习他们的长处,对他们文艺成就评价恰当中肯,表现了文艺家应有的胸怀风度。如他在绝句《黄慎》中评道:

爱看古庙破苔痕,

惯写荒崖乱树根;

画到情神飘没处,

更无真相有真魂。

 

在〞扬州八怪〞中,郑板桥的地位是十分突出的。当然,八怪每个人都各有成就与个性,能够自树一帜:黄慎的指画,汪士慎的狂草,金龙的漆书,李鱓的花鸟,李方膺的墨梅,罗聘的鬼趣图,高翔的山水,都是造诣精深的艺术品。郑板桥与他们相比,既有比他们高明之处如兰竹,六分半书,但也有不及处。比如他自己就说过,论画,他题材较窄,不如李鱓;论诗,高翔、汪士慎和金龙风格别具,各擅千秋;至于论书,黄慎醇厚,冬心古拙,也不一定比他的六分半书差多少;但合而观之,综而察之,他诗的题材的广泛,揭露时弊的深刻,对人民深切的同情,确是突出的。更重要的是,他在理论上能够把八怪的思想和艺术风格总结,在文艺观上对后世有相当影响。八怪中其他人没有一个能和他相比。

郑板桥在与七个画家相处的十多年中,常聚会活动。乾隆二十一年,板桥六十五岁,曾作一茶会,与黄慎等九人在扬州竹西亭相聚。时值秋日,竹西亭周围遍植碧篠,室内置放秋兰,而竹西亭主人为引动九位文友的游兴,特地把珍藏的八家字画悬于四壁,预备好美酒佳肴,还有笔墨纸砚。大家喜见清丽幽雅境地,又逢知己良朋胜会,诗情画兴油然勃发,即席赋诗,随手挥毫。同是画兰,汪士慎喜用淡墨双勾,柔美妖娆;郑板桥略带写意,挺崛洒脱;李方膺泼笔粗犷,傲岸不羁。……

画了芳兰,又画梅朵。高翔画梅,皆疏枝瘦朵,全以韵胜;汪士慎喜画繁枝,千花万蕊,管领清香;金农画梅又是一番风格,画绘荒野之梅,瘦枝如棘,繁花盛开,骨秀神寒;板桥爱画倒垂梅花,以淡青染托花朵,精湛异常……

八家各献其能,纵横驰骋,不拘绳墨,自得天趣,颇擅胜场,不愧为〞能品〞、〞神品〞。

最后大家合作一幅〞九畹兰花〞以记其盛。

郑板桥挥笔题了一首诗:

天上文星与酒星,

一时欢聚竹西亭,

何劳芍药夸金带,

自是清秋九畹青。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 “葛宇路”路牌被拆 街道负责人:将追责当事人 2019-11-20
  • 齐布娃盼能入围年终总决赛 欣喜可坐高铁去中网 2019-11-20
  • 多地高校女生陷裸贷风波!月息20%,还不上钱就发裸照 2019-11-20
  • 史上最拼中介:买500多万劳斯莱斯接送客户看房 2019-11-19
  • 宁夏中卫市发生2.9级地震 震源深度6千米 2019-11-19
  • “共享休息舱”半小时10元 投入1周陷“被查风波” 2019-11-19
  • 北京高院副院长谈电信诈骗:建议司法部门公布咨询电话 2019-11-18
  • 公司未取得安全许可仍办大型演唱会 被罚款20万 2019-11-18
  • 餐馆老板用罂粟壳熬汤售卖获刑八个月 2019-11-18
  • 围棋之乡联赛后毛睿龙谈心得:两次暂停留给中盘 2019-11-18
  • 皇马主力只手送自己进鬼门关 支持他=只有14%! 2019-11-17
  • 文化部将随机抽查200家网络游戏运营单位 2019-11-17
  • 无人机和电动车的超概念结合:可以在墙壁上随意行驶 2019-11-17
  • 离异家庭少年到处流浪 父亲称他想干嘛就干嘛 2019-11-16
  • 华生博客提前曝《神探夏洛克》第4季剧情 2019-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