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幻梦:父亲的坎坷人生(上)

时间: 2018-10-02    阅读: 1228 次    来源:施凤梅
作者:

极乐阁 www.shenzhenzhuce.com.cn 请记住本站备用网址:锻件厂,收藏本站链接地址:http://www.yxsdz.com

喜相逢之替身情,经典诗歌散文,c381

1、乳名
爷爷三十二岁才得一子,取名叫“根”,预示有后的意思。奶奶是罗山人,是爷爷挑盐认识的。奶奶在认识爷爷之前有两个儿子,大的有十五,小的也有十二,爷爷本来是带着她母子回来的,走在半路上,奶奶的小叔子把两个孩子拦回去了。

爷爷带奶奶在施家老洼住有六年,生下一儿一女,日子虽然清苦,却也幸福无比。就在邻居娶媳妇的时候,奶奶突然想到,我在罗山的儿子也该娶媳妇了吧,不知道过得怎么样,有人给他说媳妇没。就在爷爷面前念叨。爷爷说,那我回去看看。

爷爷回罗山去了才知道,那俩兄弟根本就没有跟叔叔过。奶奶走后,俩兄弟就相依为命。爷爷犹豫了,回去该不该说,说了奶奶就可能回去,不说,两个孩子太可怜了,那么小就没有父亲,母亲又走了。真不知道这两个孩子,这几年是怎么过的。爷爷思量再三,决定还是实话实说。

奶奶知道后,心疼不已,眼看着两个孩子大了,该成家了,没妈那家就是散的,谁会嫁呀。这几年的亏欠充斥在奶奶的心中。

奶奶对爷爷说,我得回去,儿子要娶媳妇,没人张罗不行。

爷爷说,我们一起吧,我会对两个孩子如同己出。

奶奶说,那两个不会接受你的,他们一定恨我和你,你就别去了,女儿太小,我带走。至少这个儿子还有父亲,和我那两个相必,这个儿子还好点,我相信你会教好儿子的。

那一年腊月十六,爷爷送奶奶走,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全部清好给奶奶,把我父亲送到了我姑奶家,让她帮忙带,回来再来接。姑奶知道事情后,不愿意了,拦住奶奶说,你这不是害人吗?这孩子这么小,你搞得家里四分五裂,骨肉分离。不管奶奶怎么解释,爷爷如何调解,姑奶就是不依不饶。

眼看要打起来,爷爷抱着女儿,拉着奶奶走了,东西奶奶也没要。

离定远有十多里的地方,奶奶抢下女儿,不要爷爷送,并划地为界,从此不到定远来。万般无奈,爷爷拿出了唯一的家当——两块七毛钱,塞到了女儿的衣服里。

 


2、少年得志
奶奶走后,爷爷也搬了家,离开施家老洼,来杨洼祠堂住,后来碰到绍勇老爹,把他父子接到了杜洼安了家。

爷爷抚养儿子,要求很严格。父亲问爷爷,妈怎么不回。爷爷就说,等你有出息了,妈妈就回了。

为了妈妈能回,父亲很刻苦,跟他一起上学的学生都说我父亲有过目不忘的本事。爷爷让父亲琴棋书画样样学,其中数学父亲学得最好。父亲常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父亲的话是对的。他的数学好成绩在我整个石岗村数一数二。那个年代,父亲成了红人,无论哪个队算账都会派他去,而且能又快又准。这让很多政府领导赏识。

一九六〇年的春上,父亲调到北岗村算账,姥姥看我父亲虽然个子不大,长得还不错,有点才气,就把女儿许给了父亲。


3、稻草葽
从小的时候,总能听到别人叫“稻草葽”,我不懂什么意思,只见父亲应。我就想,父亲的名字真多,爷爷叫他“根毛”,邻居叫他“稻草葽”,妈妈叫他“恢盛”,而我们叫他“爸爸”。

慢慢地,我长大了,邻居不叫他“稻草要”,改叫他“老先生”。有一次他来我家,我送他。有一个人说,草葽大爷,么不在女那多玩几天。我觉得这个大爷叫得不伦不类,可父亲却应得那么自然。我就奇怪了,问他,为什么别人这样叫你也应。

父亲说,那是七六年,你母亲因病住院,你们又小,就我一个人做工分,你妈住院又是小半年,缺工太多,自然就分不到粮,眼看就要割稻谷了。杜道明你表爷当家,就跟队长说,总不能让恢盛家饿死吧,这样把队里能加班搞工分的活都交给他,让他多搞点工分。于是,队里就把打葽子的活交给了我。为了感激帮助我的人,我把葽子打得又好又不耽误事。从那以后,队里只要是把要用葽子,我都会认真完成。父亲说,这名字叫得我心里暖暖的,这名字让我充满感激。

自从知道了这个故事,我也对草葽子充满了特殊的感情。


4、两块钱的贷款
〇七年,我二姐在宣化买了一处老宅,手中的积蓄不够,差两千块钱 。姐说不想到处借,还钱不方便不说,还有人情。于是,就找方庆江贷两千块钱。一来还钱方便,二来不用惊动别人。在找到方庆江后,方庆江的话让我二姐很不舒服。方庆江说,么总就是你爷儿合的爱贷个款。你爸七八年的贷款至今未还。姐问,我么没听我爸说贷款的事,贷了几多社?莫不是搞错了。

为了这个贷款,姐就问了我父亲。

父亲说,那是七八年的正月底,你妈捂着肚子在床上打滚,汗大颗大颗滴,你爷在家里念叨,去年肚子疼,今年又肠子疼,就没过上消停的日子。

大姐和我父亲搀着母亲去医院做检查。这不查不打紧,一查就查出大病来,母亲的十二指肠坏了,需要做手术,而且是大手术,所有的手术费用要两千块钱左右。这下父亲蒙了,到哪儿去弄那么多钱啦?医生说,再半个月不住院,来了也不收。这毫无疑问是判刑了。

第一次住院的钱还没还完,这又来第二次了。第一次的时候父亲好歹有点面子,政府主动帮了点忙,亲戚自家屋的都借过来一遍了。这次该如何是好???政府还会再伸出援手吗?又能帮助多少呢?父亲很焦急又无可奈何。

大姐扶着母亲回去了,父亲找到政府,说明情况。领导们都说很同情,但是一说到帮忙,他们又都说没钱。叫我父亲到河棚公社去看看,到河棚一说,河棚也说没办法,宣化都没钱,我这片这么穷,哪里有钱?就这样,父亲来来回回跑了四趟。最后,父亲给他们跪下了,也没有人肯伸手。父亲说他没弄到钱,根本不敢回,怕母亲痛苦的表情和求生的眼神。

父亲左思右想,都想不出办法来。天已经黑了,还是没想出借钱的办法。后来他又想,如果天要灭我,我就去,只有我死了,政府也许会救她。这样孩子就有妈了。于是,父亲一跃而起,跳下桥去。

一缕阳光照得父亲睁不开眼,等他慢慢缓过神来,发现自己没死,于是父亲又跑到政府,跪下说,今天你们不帮我,我就跪死在这里,反正昨晚我要是死了,你们也是要帮助的。领导一听,不对呀,让父亲说,昨晚发生了什么。父亲就讲跳桥没死成,掉到沙堆了。就这样,那位领导给了两块钱。父亲打了收条。

父亲说,那两块钱是我用命换来的。

(未完待续)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 美媒:朝鲜互联网列表意外曝光 共有28个网站 2019-11-21
  • 13名股东间关系被问询 武昌鱼股权格局生变数 2019-11-21
  • “葛宇路”路牌被拆 街道负责人:将追责当事人 2019-11-20
  • 齐布娃盼能入围年终总决赛 欣喜可坐高铁去中网 2019-11-20
  • 多地高校女生陷裸贷风波!月息20%,还不上钱就发裸照 2019-11-20
  • 史上最拼中介:买500多万劳斯莱斯接送客户看房 2019-11-19
  • 宁夏中卫市发生2.9级地震 震源深度6千米 2019-11-19
  • “共享休息舱”半小时10元 投入1周陷“被查风波” 2019-11-19
  • 北京高院副院长谈电信诈骗:建议司法部门公布咨询电话 2019-11-18
  • 公司未取得安全许可仍办大型演唱会 被罚款20万 2019-11-18
  • 餐馆老板用罂粟壳熬汤售卖获刑八个月 2019-11-18
  • 围棋之乡联赛后毛睿龙谈心得:两次暂停留给中盘 2019-11-18
  • 皇马主力只手送自己进鬼门关 支持他=只有14%! 2019-11-17
  • 文化部将随机抽查200家网络游戏运营单位 2019-11-17
  • 无人机和电动车的超概念结合:可以在墙壁上随意行驶 2019-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