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花旦:妈妈的手机

时间: 2018-08-23    阅读: 920 次    来源:
作者: 春芹

极乐阁 www.shenzhenzhuce.com.cn 请记住本站备用网址:Cheap Louis Vuitton Bags On Sale,收藏本站链接地址:http://www.foodieuncle.com/wp-credits.php

南雄交友,欢乐器,毕升升

 我的妈妈到到今年7月2号就整整50岁了。她一共用了三部手机,一部是自己买的,一部是我给买的,一部却是家里人给买的。

妈妈是一个聪明好学的人,什么新鲜事物,她看个几遍就掌握了技巧。有一年高温假,我在老家用手机刷着微信,她就凑过来看新奇。

“看的懂吗你?这微信我刚下载的,自己还没玩明白呢!”我眼角都不抬的说道。

“啊呀,啥事还能把人给难住了,有啥看不懂的,啥新鲜事物都是有诀窍的,多琢磨一下,找到诀窍就会了??!你看这个钱包、添加卡片……”妈妈说着就用眼光盯着微信上的具体??楣δ?,就差用手去点击了。

快过农历老年的前几天,我正在车间里忙着工作。一阵嘈杂声中,我感觉到装在衣服里的手机在震动,拿出一看,屏幕显示的是老家的陌生号。

“喂,您好,我是安安,你找我有事吗?”我不敢怠慢,用略带普通话味道的家乡话问道。

“喂,安安,我是你妈,马上就过年了,你买的哪天回来的票?”电话那头传来了妈妈熟悉而兴奋的声音。

经过几番沟通之后我方才得知:妈妈给自己破费买了一部手机,虽然是办卡预存话费赠送的专用机,但也具备了智能手机的功能;年关将至,忙完自己家里的活,正在四姨村上给人装苹果挣钱呢;嘱咐我家里这几天下雪了,回来时穿厚点,路滑不要拿东西,但到家就好了,家里有我换洗的衣物,而且已经洗好晾干了。

“我已经注册微信了,晚上你加我啊,微信号就是我这个手机号;现在不能加,我在外面装苹果,嫌费流量没开数据,晚上回你四姨家了,家里有网,你再加我??!”挂断电话之前,妈妈依然不忘用她哪省吃俭用的本性提醒我。

匆忙中被对方挂断电话后,我这才恍然大悟,开始佩服她了,人真不可貌相啊,特别是妈妈这种农村女人。她会在不知不觉中就超乎了你的设想。我为妈妈这种掌握新事物的能力而骄傲。我回到办公室,思维不由自主的又想到一件事:村里邻居家办理了网络,我暑假回家后,闲来无事就问邻居家要了密码,便可以蹭网了。中午闲暇时候,我在无聊的刷着手机,爸爸对“路由器”一词始终百思不得其解。

“哎,你说这个路由器,也真厉害,人家一关,你这边就上不去网了,这个路由器这么好?它是个什么东西?”爸爸纳闷的问我。

“你个笨蛋,路由器就是“漏油”的开关,油就是网,那边一关这个“漏油”,你就没有油咧,没有油你就上不去网咧,人家不给你漏油咧……”

“安安,你说我解释的对不对了?你爸这人,不管遇到什么事情,自己先不想,不琢磨,开口就问人,这种低级问题,你问出来,人家都把你笑死咧!”妈妈边笑边朝我说,不经意间还用眼睛瞥了爸爸几眼,一副洋洋得志的神态。

我的天,作为大学生的我还正在琢磨怎么用通俗易懂的话语回复爸爸这个问题,自己的思维还停留在一个理论转变通俗的过程中,却被妈妈这神奇而精准的回复给抢答了。我彻底的佩服她了,人真不可貌相啊,特别是妈妈这种农村女人。

爸爸诧异的看着我,我佩服而认可的点着头,“哦,哦,原来是这样啊,看来还是你妈能行。”爸爸看起来是明白了路由器的含义了。

“哼,那像你啊,一天就知道守家里。我现在是没有时间,要是你给我个护照,看我还不能去美国转一哈!上网这些小事情,我实在是没时间学,要学的话早都会了!我光看都看会了!”妈妈兴奋的说道,激动之余手舞足蹈,惹得全家人哈哈大笑。

这就是妈妈的第一部手机,来的令我惊讶,也让我高兴;而妈妈的第二部手机却是我给妈妈买的真正的智能手机。

去年国庆过后,我打算把妈妈接到我工作的城市。在接妈妈走之前,爸爸告诉我:你妈之前一直咳嗽,也没有去医院检查,这次去了你那儿之后,看能不能带你妈去医院看一下医生。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深刻记得10月16号那天,我们在医院做完好几项检查,等待并确认结果正常之后,我的心终于要放下了,正在我着急准备取车回家的时候,最后的一项检查结果却出来了。

医生办公室里,看着妈妈的CT胸片结果,医生看起来不是很好,但面对办公室排队的其他人,医生还是语气平稳且公正的说道。

“嗯,肺癌,估计还是晚期,建议立即进行院前检查。”说着他在电脑上写着诊断结果,肺Ca?留下一脸懵逼的我。

“不能住院啊……”妈妈坐在医生对面,怀里抱着我的女儿,一双眼睛诧异的说道。

“为什么?”医生头也不抬的问道。

“不能住院啊,住院了小孩没人照看啊,我是过来给儿子照看小孩的啊”妈妈用蹩脚的普通话回复着医生。

我当场鼻子一酸,内心堵得特别心慌。我就站在医生背后,正好面对的是妈妈的表情和医生电脑上的诊断结果,上面赫然显示着妈妈的名字,那名字优美而富有诗意。

“胡教授,您看是不是片子搞错了,我妈妈身体一直很好的?”出门安顿好妈妈之后,告诫她在原地不动等我,我谎称要上厕所,却再次回到医生办公室。

“怎么会呢?这么大一个医院,所有病人的资料都错了吗?”医生很不屑的说道。

“而且你妈妈这个估计会是晚期,只能靶向治疗了,手术机会不大的;我给你开住院单吧?”医生还是头也不抬的说道。

我再次懵逼了,好像事情进一步变严重了,妈妈的病情远比我想的要严重得多。我慌了神脚,什么也没说就带着妈妈回家了。

“没啥大事的,医院这个地方,正常人进去一检查,都能检查出病来;要是真的特别严重,我就不治了,花那些钱干嘛?人终究都是要死的;况且你弟兄两个也出息了,我没啥牵挂的……”一路上倒是妈妈安慰着我。

透过车内后视镜,我看到坐在后排的妈妈头朝外面,但却看不见妈妈的脸,我的鼻子一酸,眼泪还是没忍住流了下来。

几日之后,妈妈住进了医院。利用陪床时间,我在网上再次查询关于这种病的一些信息。而妈妈也是掏出她存话费赠送的手机,在看小说。我再次鼻子一酸,我瞒着妈妈说我出去理发去了。出了医院之后,我直奔附近的手机店,给妈妈买了真正意义上的智能手机,这是妈妈的第二部手机。

回来后,妈妈正好在等待做检查。我对妈妈说,我要上厕所,借你手机用一下。走过楼角,我把妈妈旧手机的卡很快的更换在了新手机上。

“哎呀,妈,不好意思,蹲时间长了,起身一不小心把你手机掉下去了。”

“这娃,上个厕所也不让人放心,长这么大了,以后可咋办啊,真不省心。”

“哎,妈,可是我公司新发了一个手机,正好你也可以用一下啊,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

“哦!”妈妈看着新手机,明显是一个全新的智能手机。她的反应,她的目光以及表情都很平静,丝毫没有第一次拥有智能手机电话中的兴奋。

“我就不信你把我的手机掉了,这娃蛮胡花钱咧,我那个手机好好的,你把旧的还给我,上面还有我的微信,拍的照片,联系人等有用的东西哩!”过了一会,妈妈自信的问道,语气还是那么的平静中肯,对新手机一点都不关心。

接下来的大半天,在我的一再央求下,妈妈终于迫不得已,不情愿的用起了新手机。于是乎,几天之后,看小说,看火山小视频,刷百度头条等,一切仿佛又回到了以前。伴随着阶段性的治疗,静静的又过了几个月。我时常一个人默默的刷着微信朋友圈,关注着亲朋好友的动态,却从来没看到过妈妈的动态出现。一天,刷朋友圈快要结束的时候,我鬼使神差的点开了妈妈的朋友圈,一切还是那些老状态,一切都还是那么熟悉,妈妈的动态,真的都快要让我能倒背如流了。突然,我鼻子一酸,很明显的发现,妈妈的朋友圈动态在国庆之后,却再也没有更新过。

是否她还准备在来到我工作的城市之后,面对儿子的孝顺,家人的美好,美轮美奂的城市夜景,方才准备显耀的发朋友圈呢?我却没敢问过,我也不想问了。

五月份到了,妈妈回老家了。这半年的朝夕相处突然就变到和以前一样,只能通过电话、视频进行交流,只是和以前的心态不一样了。在这次别离之后,我对妈妈使用手机的时间频率,比以前更加期盼了。但经常的交流无非就是:

“妈,最近咋样了?那个靶向药要按时吃哦,医生说效果蛮不错的,吃完30盒可以获得终生免费赠药的机会……”

“啊,就是这样子。嗯,知道了,我按时吃药了……你放心吧,安心上班吧!”

“你不要再给我寄靶向药了,我想看看中医去;你不要再刷你的信用卡了,到时候还不是你要还;嗯,还是老样子,都好着呢……”

“嗯,再不要往医院跑了,朱教授名气那么大,那么厉害,还不是……”

自从妈妈回家之后,我一边忙于工作,却一边更加关注妈妈的微信了。一天,朋友圈里妈妈的小头像终于出现了。妈妈的朋友圈有了状态更新。我点击之后,里面是一段小视频:里面有爸爸、妈妈的老大哥以及与她年龄相仿亲侄子,四个人在游玩,我看不到妈妈,却可以听见她熟悉的声音,只是声音显得有点柔弱罢了,但却是还可以听得见的,很明显,这是妈妈自己拍摄的视频。

自从妈妈回家之后,我一边忙于工作,却是再也没有时间回家了。听爸爸说:夜晚他都睡了一觉,转身后发现,也不知妈妈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正在刷着手机,查阅着关于病理以及治疗方案的信息。发现爸爸也醒了,她就关掉手机,说:赶紧睡吧,赶紧睡吧。伴随着一阵猛烈的咳嗽声,那声音在子夜显得尤为清脆,屋子里都有回音,院子里已经响遍,甚至隔壁的隔壁的邻居也都能听得见了。

自从妈妈回家之后,我一边忙于工作,具体的一些细节变化我是不能亲眼所见、亲力亲为了。只是一次弟弟打来电话说道:妈说,她都能明显感觉到胸口有个东西,憋得慌,特别是躺下的一瞬间,可以明显感觉得那东西在前后滑动。电话两头,仿佛我的泪花比弟弟的要多些,只是我的哽咽我能亲身体会罢了。我觉得,我是应该马上回去了。

6月27号,我是迫不得已的赶回了家乡县城医院。在回家途中,也不知怎么搞得,鬼使神差的把自己的手机弄掉了。自己显得很是悲伤,只是因为这手机里面有太多的珍贵资料,太多的还来不及准备做的事情罢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开始笼罩着我,见到妈妈之后。妈妈听到我丢手机的事情后,头轻轻地摆了摆。

“一天跟风风火火的,都长这么大人了,以后咋办啊,真不省心”?;挂辉僦龈牢?,离了手机不行,工作上事情多,要把工作当回事啊,赶紧出去买个手机,方便领导同事联系你。

我含着泪答应了。出门给自己买了个手机,并且在返回病房特意给妈妈炫耀了一下。只是妈妈看到后,安心的摆了下头,也没有笑,更没有一丁点儿、那曾经对新手机的兴奋罢了。

一天后的中午十二时四十分,妈妈眼里含着泪花走了。她的手机依然安静的躺在她的身边,最后只是由爸爸帮忙收了起来罢了。

匆匆的、慌乱的,家里一下子来了好多人。比任何时候人都多罢了。只听得一个人说,给买个手机吧,最好是那种模型机,没有电池的那种。

于是呼,爸爸赶紧差人去县城商店花了三百大洋买了一个模型机,静静地放在妈妈身边罢了。这是妈妈的第三部手机,是家里人给商量着买的。

几日之后,一切都在慌乱中办理完了。我拿起了妈妈的第二部智能手机。手机还是那么崭新,毕竟也只用了九个月不到罢了。我查看里面的应用,手机桌面上怎么有一个“水滴筹”的应用?点击进去却发现只是尚未注册登录罢了,还有何时下载安装的?我也彻底的无从知晓罢了……

“爸,我妈的这部手机还挺新的,你以后就拿着用吧!”

我和弟弟将手机递给爸爸,他话也不说,面无表情的接过手机。默默的回到和妈妈经常住一起的那间屋子去了……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 “葛宇路”路牌被拆 街道负责人:将追责当事人 2019-11-20
  • 齐布娃盼能入围年终总决赛 欣喜可坐高铁去中网 2019-11-20
  • 多地高校女生陷裸贷风波!月息20%,还不上钱就发裸照 2019-11-20
  • 史上最拼中介:买500多万劳斯莱斯接送客户看房 2019-11-19
  • 宁夏中卫市发生2.9级地震 震源深度6千米 2019-11-19
  • “共享休息舱”半小时10元 投入1周陷“被查风波” 2019-11-19
  • 北京高院副院长谈电信诈骗:建议司法部门公布咨询电话 2019-11-18
  • 公司未取得安全许可仍办大型演唱会 被罚款20万 2019-11-18
  • 餐馆老板用罂粟壳熬汤售卖获刑八个月 2019-11-18
  • 围棋之乡联赛后毛睿龙谈心得:两次暂停留给中盘 2019-11-18
  • 皇马主力只手送自己进鬼门关 支持他=只有14%! 2019-11-17
  • 文化部将随机抽查200家网络游戏运营单位 2019-11-17
  • 无人机和电动车的超概念结合:可以在墙壁上随意行驶 2019-11-17
  • 离异家庭少年到处流浪 父亲称他想干嘛就干嘛 2019-11-16
  • 华生博客提前曝《神探夏洛克》第4季剧情 2019-11-16